东莞1名民警在派出所宿舍内“吞枪”自杀

【东莞民警派出所宿舍“吞枪”自杀】28日17时许,东莞市公安局石碣派出所民警何某辉,在派出所宿舍内用一把出警手 枪结束了自己生命。据警方通报,经现场勘查,何头部有伤痕,无财物损失,初步认定为自杀。经初查,何曾去广州求医,被医生发现有抑郁倾向,建议其到医院诊治。羊晚记者符吉茂 陈骁鹏/图

编辑:SN091


朱明国落马“没新意”

当越来越多的“落马”没新意,你是否会怀疑,那些落马的人,就是同一个人——他们的奋斗历程、他们念过的誓言,他们工作的方式,他们坠落的姿势,几乎相同。这就像电影《恐怖游轮》的故事:洁茜在游轮上看到很多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是她自己……


弃北大读技校背后的真正危机

进入北大后,他发现他对理论和学术毫无兴趣。他先后在旁听、转院、逃避都没有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周浩开始打起了转校的“算盘”。2011年冬天,周浩收起铺盖从海淀区到了朝阳区,从北大到了北京工业技师学院,开始了人生新的起点……


油价:减不减都是个问题

因为在号称“车轮上国家”的美国,和油价相关的可不仅仅是通勤成本,柴米油盐,衣食住行,几乎都会受油价沉浮的影响,油价一路走低,就意味着各种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也决计高不起来,这自然是让消费者高兴的一件事。


取消政府定价谁来接药价监管

在药价虚高背后,是一条坚固的“利益链”,上面拴着的有患者、医药公司、医院、医生、药品招投标管理部门以及药品定价值部门等等。而且,攀附在这条“利益链”上各种主体,关系错综复杂,有的是利益同盟,有的是彼此博弈。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