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方济各一世下周或在空中问候中国

2013年3月13日,在梵蒂冈城,来自阿根廷的枢机主教豪尔赫·马里奥·贝戈利奥(中)当选新一任天主教罗马教皇后向民众致意。
2013年3月13日,在梵蒂冈城,来自阿根廷的枢机主教豪尔赫·马里奥·贝戈利奥(中)当选新一任天主教罗马教皇后向民众致意。

参考消息网8月9日报道 外媒称,教皇方济各一世访问韩国将给他提供与中国领导人直接对话的难得机会。他所乘坐的飞机将飞越中国领空,而梵蒂冈外交礼仪要求教皇向他飞越的所有国家送去问候。

美联社8月7日刊发题为《教皇飞越中国上空,一个问候中国的难得机会》的报道。报道称,当约翰·保罗二世上次于1989年访问韩国时,中国拒绝让他的飞机飞越其领空。这架意大利航空公司的包机只好飞越苏联领空,给约翰·保罗二世提供了通过无线电向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送去问候的首个机会。他说他希望不久能访问莫斯科。

梵蒂冈发言人费代里科·隆巴尔迪8月7日说,他不知道方济各一世在向中国送去祝福时会说什么,但他证实8月13日至14日飞往韩国的计划涉及飞越中国领空。

报道称,北京与梵蒂冈的关系自1951年以来一直都很紧张,当时中国在官方无神论的共产党上台并在教皇权限外自建教会后与圣座“断绝”了关系。

最近,方济各一世手下二号人物、红衣主教彼得罗·帕罗林对意大利天主教杂志《天主教家庭》说,梵蒂冈愿意与中国当局展开“令人尊重的、建设性的对话”,以解决“中国限制宗教自由”的问题。

报道称,对梵蒂冈而言,主要障碍是获得国家批准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坚持不经教皇同意“擅自”任命主教的做法。

除了在飞行中送出问候,方济各一世对韩国为期5天的访问还向他提供了与中国接触的其他机会:此次访韩的主要目的是参加亚洲天主教青年节,预计一些来自中国的天主教徒会前往韩国参加这一盛会。

此外,他将于8月18日(即他在韩国的最后一天)在首尔主持祈愿和平与和解的弥撒,其间他将提到朝鲜,也可能提到中国。

【延伸阅读】

韩媒:罗马教皇16日将在首尔光化门广场主持宣福礼

2014-08-05 17:23:09

人民网首尔8月5日电 (黄海燕)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天主教“教皇访韩准备委员会”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8月16日上午10时(韩国时间),教皇方济各将在光化门广场主持“韩国124名殉教者宣福礼”。

天主教首尔大教区大主教、韩国枢机主教廉洙政和教廷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教皇随行团、各国主教团等100余名主教将参加活动。预计当天参加活动的人员包括17万天主教信徒在内将达50-100万人。

教皇将先在首尔市政府大楼至光化门的游行活动中向韩国信徒问候致意,然后在广场上主持弥撒。宣福礼将尽量简单进行。宣福礼是天主教会追封已过世信徒的一种仪式,用意在于尊崇其德行、信仰足以升上天堂。

“教皇访韩准备委员会”表示,教皇希望能直接与信徒交流,因此祭台高度设置的较低,以便教皇能与信徒进行眼神交流。祭台上的圣母像将身着韩国传统服装——韩服。教皇在主持弥撒时安坐的椅子上将刻有乾、坤、 震、 离四卦纹样(印在韩国国旗太极旗上的纹样)。教皇在弥撒中使用拉丁语,信徒们用韩语回答。在说教时,教皇将使用意大利语。

正式举行宣福礼之前将举行文艺表演,届时将由韩国著名钢琴家白建宇演奏李斯特的《传说》第一首《亚西西的圣方济向小鸟说教》。

在活动当天,首尔和首都地区的地铁运行时间从凌晨4时30分开始。在宣福礼进行的时间里,景福宫站和光化门站等经由活动举行区域的地铁均不停车。活动由KBS电视台、和平电视台实况转播,CNN等外媒也将进行直播。

另一方面,“教皇访韩准备委员会”还表示,教皇将于15日在大田市主持“圣母升天节纪念弥撒”,届时他将会见“世越号”沉船事故遇难者遗属和生还学生。18日,教皇将在首尔明洞天主教堂主持“祈祷朝鲜半岛和平的弥撒”,朝鲜天主教方面已发来通知表示不能参加活动。

【延伸阅读】

新教皇:一个摇滚明星般的人物

参考消息网12月16日报道 美国《时代》周刊12月23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了题为《教皇方济各一世当选(2013年度人物)》的文章称,曾有个男孩是如此温顺谦逊,因此被授予“最谦逊”奖章;但第二天,奖章就被收回了,因为他戴上了奖章。这就是教训。

坐在世界上最崇高的宝座上,如何表现谦逊?在世界舞台上,很少有新手能像教皇方济各一世般如此迅速地吸引如此广泛的注意力。在就职9个月后,他已经置身这一时代那些中心对话的中心位置:关于贫和富,关于公平和正义,关于透明性,关于现代性,关于全球化,关于女性的角色,关于婚姻的本质,关于权力的诱惑。

突破旧传统

文章称,在一个领导人处处都要受到考验的时代,还有这样一个人:他没有军队或武器,没有王国,但在他身后,有着历史形成的巨大财富和重量;他要在这种情况下战胜挑战。世界在变小;个人的声音在变大;技术使美德像病毒一样到处传播,因此,世界各个角落都能看到他的布道坛。当他吻毁容男子的脸或为穆斯林女子濯足时,他的形象远远传播至天主教会之外。

怀疑论者会指出,除了让肤浅的信徒听到从罗马传出的柔和了一些的音调感觉变好一些、但同时仍觉得可以忽视更严峻的本质问题之外,方济各一世要想取得其他成就,面临着众多障碍。天主教会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庞大和最富裕的机构之一,有12亿信众,改变不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天主教会至多只能激励和指导信众,帮助信众和为信众疗伤,并呼唤信众听从人性中善的一面的召唤。但由于丑闻、腐败和神父短缺以及面临福音派和五旬节派的挑战,天主教会在全球范围内遭到削弱。在一些地区,关于离婚和避孕的核心教义普遍遭到忽视,正统教义被嘲笑为过时。梵蒂冈的官员和教职人员被控内讧、贪污受贿、敲诈勒索以及对“眼界狭隘的规矩”(方济各一世语)念念不忘,而不是关心上帝之恩典的无限可能性。他说,不要只是布道,要倾听。不要责骂人,要为人疗伤。

然而,在不到一年时间内,他取得了一些非凡成就:他没有改变词,但他改变了曲。在一个建立在象征物——面包和酒,身体和血——之实质性这一基础上的教会内,音调和音律是重要的,因此,将任何教皇在象征性方面的选择斥为无关紧要——称之为没有法律效力的姿态——是错误的。他在其首篇宗座劝谕中对“金钱偶像崇拜”进行抨击,而当时美国人正在盘算感恩节的计划,思考要不要在购物中心里度过这一天。这是一个有时机感的人。他不住在教皇皇宫中、周围环绕侍臣,他住在简朴的青年旅馆、周围环绕神父。他时刻在祈祷,甚至在等待牙医时也不例外。他弃坐梅赛德斯教皇专车,转乘一辆旧旧的福特福克斯。不穿红鞋,不戴镀金十字架,脖子上戴的是铁十字架。他拒绝隆重盛大的礼仪和特权,首次披露梵蒂冈财政情况,申斥一名挥霍浪费的德国大主教,出其不意地给陷入不幸的陌生人打电话,主动给一名离异妇女的婴儿施洗,凡此种种,他所做的不仅仅是展现仁慈和透明性。他在拥抱复杂性并承认如下风险:过分关注自身权利和正当性的教会可能更多的是使人受伤,而不是为人疗伤。在被问到为何他看起来对发动文化战争不感兴趣时,他提到了战场。他说,教会是一所战地医院。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照顾伤员。你不会问一个正在流血的人胆固醇水平如何。

用良心说话

对同情心的关注以及一种普遍的欢乐氛围——通常人们不会将这样的氛围与教会中的大人物联系起来——使方济各一世成了一个摇滚明星般的人物。今年夏天,在里约热内卢科帕卡巴纳海滩,300多万人赶来看他:在圣彼得广场,人们欣喜若狂,纪念品十分畅销。在如今的意大利,在给男婴起名时,弗朗切斯科(Francesco)是最受欢迎的名字。各地教堂称,出现了一种“方济各一世效应”:离经叛道的天主教徒归来望弥撒和忏悔。但轶事传闻不能代替严格的证据,至少对美国天主教徒的调查表明,迄今为止教徒们的行为几乎没什么变化。但连教会外人士也对方济各一世着迷,这给了他一个前任本笃十六世从未有过的机会——强化教会传达的教义及其行大善的力量。

对世俗媒体的欣然接受令传统主义者担心,方济各一世以信仰被稀释为代价换取声望。他巧妙地以媒体对自己的着迷为杠杆,唤起人们对众多事情的关注:从他为叙利亚和平祈祷到他对涓滴经济学的尖锐抨击。这使得杰西·杰克逊将他比作小马丁·路德·金,还使得拉什·林博怀疑他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如果你是一名媒体名人,你所说的每句话都会被详细剖析,你选择不说的那些话同样如此。他为何不对神父性丑闻再多说几句?受害者的支持者们问道。(就在本月,他设立了一个委员会,处理神父性侵儿童这一问题。)他为何不对生命的神圣性再多说几句?保守主义者问道。他们指出,在他的宗座劝谕中,提到堕胎1次,提到仁慈32次。方济各一世既坚持关于性的传统教义,又警告教会已被这些教义分散了注意力。他抨击“因其严苛和伪善的新教权主义”而不愿为非婚生婴儿施洗的神父。他宣称,上帝“救赎了我们所有人……不仅是天主教徒。每个人,甚至无神论者”。他与拿着一件反对水力压裂法(开采页岩气)T恤的环保主义者一起摆出姿势,并呼吁政界人士和商界领袖成为“创造的保护者”。

解放性力量

凡此种种,并未使他成为一名自由主义者——他也说,教职完全由男性担任是不容置辩的,堕胎同样如此,婚姻的定义同样如此。但他对穷人以及全球最穷的50%人口仅控制着全球不到1%财富这一事实的关注,令那些称资本主义是历史上最成功的反贫穷项目的人感到不安。你可以说,他与防止资本主义走极端、从而保护资本主义自身的特迪·罗斯福类似;或者说,他所说的仅仅是此前的教皇们曾经说过的话:耶稣教我们关心我们中间的最卑微者。只不过他说这些话的方式让听者感到有所不同。而这些话是首位来自新世界的教皇所说的这一事实也许特别重要。一百年前,三分之二的天主教徒住在欧洲;如今,住在欧洲的还不到四分之一。在那些身为同性恋是一种罪行以及教育女性、使之成为领导者是一种异端的国家,人们如何倾听他的话语也许具有改变这些文化的力量——在这些文化中,天主教是一股不断增强的力量,甚至可能是一股具有解放性的力量。

如今,听一名领导人讲一些会令某些人恼火的话是振奋人心的。如今,在倾听一个新的良心之声时,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都面临选择:什么更加重要,是这名有魅力的领导人在讲一些他们认为需要讲的话,还是他也讲一些他们不愿听到的话?

在很短时间内,全球各地各教派的大量听众已显示出追随他的渴望。他将教皇职位拖出宫殿、拖上街头,他让世界上最大的教会直面其最深层需要,他让审判与仁慈取得平衡,因此,教皇方济各一世成为《时代》周刊2013年度人物。

(原标题:外电:教皇方济各一世下周或在空中问候中国)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