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军回应与“藏独”头目出席法会:完全不认识

近日,胡军通过微博回应“被拍到与‘藏独’头目出现在同一法会”一事,称对“西藏流亡政府”头目在场的情况“完全不知情,也不认识任何分裂集团分子”,并“严正声明作为一名中国人,我坚决反对一切分裂国家的言论和行为”。另外两位同时出现的明星王菲和梁朝伟,尚未对此事作任何回应。

看到胡军此言,有的“粉丝”表示理解,但大部分网友表示质疑:藏传佛教的圣地在西藏,印度是达赖集团的大本营,这些明星专门跑到印度只是参加藏传佛教活动?

说到印度,资料显示约有11万藏人,其中大部分是1959年跟随达赖跑出的及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也有后来的,包括前些年被达赖集团蛊惑出去的。印度是“流亡政府”的所在地,也是“藏独”分子的大本营。

本次胡军等明星赴印度参加法会可谓是“深入虎穴”。他“不认识”与会的达赖集团头目,也是有可能的,说明他的名声还不够大,还算不上“明星”。这两个“头目”根本就不认识他,也不想见他。

菩提迦耶是佛祖释迦牟尼成佛的地方,也是达赖集团借举行“时轮金刚大灌顶法会”搞“宗教搭台,政治唱戏”的地方。2012年,十四世达赖现身菩提迦耶,“流亡政府”的新老“首席噶伦” (行政负责人)、伪议会议长,以及“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等“藏独”组织的头头脑脑们云集。

当时,曾任“西藏流亡政府”的“首席噶伦”桑东说得明白:就是要“借‘时轮金刚大灌顶法会’的殊胜机会和结下的法缘,共同发愿”,完成 “西藏事业”。胡军、王菲和梁朝伟这么大的腕儿,都没被引荐给法会前台的“嘉宾”,没有与达赖集团的人“结下法缘”,深入虎穴不识虎,可算不幸之中的万幸。

此波未平,又有网友扒出胡军妻子卢芳的微博名为“白玛芳”。进而联想到“白玛奥色法王”——去年年底闹得沸沸扬扬的“张铁林坐床”事件中,“主角”之一吴达镕使用的“马甲”,以及另一位主角张铁林的“白玛”系列ID——白玛曲培以及白玛铁林。

“白玛”在藏语中意为莲花,典型藏族人名。现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为白玛赤林。在藏传佛教中,有活佛或高僧把自己名字的一部分赐给弟子的习俗。

据媒体披露,胡军、卢芳夫妇是“白玛奥色法王”最早期的一批弟子,在网上也可以轻松搜到三人的合影。公开报道显示,胡军与吴达镕的渊源最早要追溯到2007年6月受邀担任香港佛教文化产业——佛教音乐委员会委员(演唱委员会)之时,他也参与过此后的诸多慈善演唱会。

2015年11月,也就是“皇阿玛坐床”之后、视频流出引爆网络之前,“白玛奥色”出席“海峡两岸青年创客汇——生命共同体”活动时,胡军和另两位明星弟子张铁林、吕良伟一同出面站台,这三位同时也都是“白玛奥色法王”开办的天泉鼎丰公司的董事。2015年底,随着“坐床”风波愈演愈烈,“白玛奥色”被起底并发表声明与弟子们脱离师徒关系,原本在微博上与他互动颇多的卢芳也几乎不再与其互动。

在娱乐圈里,胡军一直较为低调。没想到去了一趟印度后, “爆点”却不少。此处借用2015年底网友在“吐槽”张铁林“坐床”的歌曲中所写的一句话:“我在佛前苦苦求你擦亮眼”。(中国西藏网 文/苏文彦 图片来源网络)


铁饭碗男少女多,因禁歧视?

安徽宿松县政协常委吴垠康先生为“性别比失调”与“剩女”现象深感忧虑,进而说招考“不得有性别歧视”的规定“不与时俱进”。


江绪林自杀因病还是心灵困境

人们从江绪林之死中各取所需,用来维护自己的生存观念。一种理性在江绪林那里成了碎片,更多人捡了起来,装饰自己那块小确幸。


开车进三环收8块钱,会怎样?

征收“交通拥堵费”被不少交通政策制定者视为缓解城市交通压力的良策。目前,伦敦、新加坡、斯德哥尔摩等城市已经开始实施。同时,其他不少饱受交通拥堵困扰的大城市也纷纷开始讨论此措施的可行性。


媒体老爱黑农村,这是病得治

什么上海姑娘逃离江西,什么城里媳妇回乡吃饭掀桌子,什么东北村庄农妇组团约炮……虽然这些新闻都被证实是假的,但其传播面非常广,引爆了舆论场,触发了大讨论。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