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局:后年起空管与飞行员沟通只能用英文

据民航资源网11月27日引用AINonline网站报道,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表示,自2017年起中国要求所有空中交通管制员在与所有航空公司飞行员交流时都只能使用英语。

民航局相关官员表示,此举将提高外国飞行员的态势感知能力,使用英语沟通有利于飞行员充分了解空域中每架飞机的位置。该官员同时表示,民航局将会在晚些时 候公布实施该项政策的确切日期。他补充说,只采用英语沟通并不会给中国飞行员和管制员带来太大的问题,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参加过为期6个月的英文强制训练。

目前,中国各机场管制员与外国飞行员沟通时采用英语,与国内飞行员沟通时采用普通话。

今年早些时候,三家东南亚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就曾表示希望管制员与飞行员沟通时能够采用一种通用语言。对此民航局官员表示,民航局非常重视该反馈意见并争取早日解决该问题。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地铁哺乳,谁丢了谁的脸?

将哺乳中的女人的乳房视作性器官的人,是不配用文明这个词来标榜自己文明的。要么是太不懂事,要么是一些内心阴暗的人,在现实生活中继续在充当着莫里哀笔下的答丢夫形象罢了。


徐远翔为何让编剧感到被羞辱

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是不容易被羞辱的,一个不担心专业被瓦解的群体,是不容易被羞辱的,一个不担心权力被颠覆的机构,是不容易被羞辱的。


中国军改要躲过那些坑?

正如许多文章所分析的一样,改变现有的军委总部体制,将作战指挥与军队的建设分开,是此次军队改革最为重要的内容之一。此次改动幅度之巨大,不少人以“从苏军到美军”的比喻来形容。这一描述虽不准确,但的确大概指明了我军的改革方向。


当今官员的纠结与失落如何看

有人曾这样说,我们每天生活在各种纠结中,“纠结”成了生活方式。官员有官员的纠结,老板有老板的纠结,百姓有百姓的纠结,纠结中就难免产生抱怨。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